三国杀手机版怎么查看排位赛赛季奖励
歡迎來到和田玉的世界! 公司聲明 幫助中心 注冊 登錄
首頁>大師說>中國著名玉雕、工藝美術大師樊軍民專訪

中國著名玉雕、工藝美術大師樊軍民專訪

發布時間:2018-05-26 14:21:50 作者:玉巴扎 1754

  在上海著名玉雕大師張煥慶心中,他最欣賞的新疆籍玉雕大師有兩個:一個是馬進貴,另一個就是樊軍民。馬進貴是新疆玉雕的一面旗幟,樊軍民是新疆玉雕的另一個標桿。他說:“每一年我都關注樊軍民的新作品,而每一年他都讓我感到驚訝。”



中國著名玉雕、工藝美術大師樊軍民

  新疆第一代玉雕傳承人,中國玉雕大師馬進貴說:“他能為新疆玉雕行業的發展做出巨大貢獻。”

  新疆和田玉信息聯盟輪值主席馬國欽說:“他是一個真正的藝術家。”

  新疆和田玉商會會長郭蘭香說:“他能把新疆玉雕帶到全國。”

  新疆和田玉高級鑒賞師柯長林說:“他能夠讀懂玉石。”

  ......

  歸納起來:新疆玉雕界對樊軍民寄以重托。

  印象樊軍民

  樊軍民說,自己只是一個普通人,是新疆眾多玉雕大師中的一員。只是趕上了玉雕好時代,才被大家所認知。可走進樊軍民的人,都不禁會被他身上的特質所吸引:溫潤、謙虛,濃厚的中國傳統文化,在他身上表現的淋漓盡致。看似粗放灑脫,實則心細如發。表面溫和隨性,實則對創作要求極嚴。

  玉雕之美在于簡單,而思想的深度,則是玉雕能走的更遠、更高的關鍵性所在……在玉雕創作的好時代里,樊軍民一直堅守著自己的理想。

  這是一個好時代

  新疆雖然是玉石大省,但市面上少有新疆玉雕大師的作品。

  這是因為新疆是全國最大的玉石原料和成品銷售集散地之一,但作為玉石產業中間環節比較薄弱,玉雕從業人數較少,新疆籍中國玉雕大師更是寥寥無幾。

  2011年,樊軍民品德軒工作室送選的作品《春江花月夜》,獲得中國工藝美術協會“百花獎”金獎。當年北京博觀玉雕作品拍賣會上,這件創意獨特,意境優美的作品,受到在場買家的競逐,一舉拍出了156萬元的高價。

  這對新疆玉雕界來說是一個振奮的消息。但對樊軍民來說,與其說是一個驚喜,不如說更是一種欣慰。

  這些年來,樊軍民個人工作室送選的作品,屢屢在中國玉雕大賽規格最高的獎項“百花獎”、“天工獎”“百花杯”上斬獲金、銀獎。

  在玉雕界,樊軍民受國內關注可以追溯到上世紀九十年代中期。那時,樊軍民創新的玉牌在國內市場早已名聲鵲起。

  博觀拍賣會之后其他場合,樊軍民作品成交價在百萬元以上的,不在少數。

  這兩年不少人感覺到玉石沒有以前那么好賣了。實際上這是新疆和田玉經過了十余年市場的喧嘩和躁動,正逐漸進入一個相對理性的思考期。新疆玉雕人,經過了幾十年的激蕩與學習,如今也需要開始探索一條新的創作道路。

  對于一些人來說,這是一個讓人擔憂的時期。

  在樊軍民眼里,這更是一個好時代。

  他認為:新疆和田玉這個大市場,不僅僅需要經營人士冷靜下來尋找更好的出路,更需要玉雕大師們率先歸于沉靜,挖掘和田玉藝術創作文化,靜下心來做出更多屬于這個時代的優秀作品。

  樊軍民表示,有思想、有創作力的玉雕作品,才能更大程度的體現出和田玉的文化價值。他認為,和田玉將來的“貧富差距”,將體現在作品的藝術價值上。

  理想的藝術狀態

  對藝術家而言,理想的狀態莫過于衣食無憂,在輕松愉悅的環境下,醉心于創作,這樣才更能出好作品。

  所以,“志于道、據于德、依于仁、游于藝”是樊軍民堅持的理念,也是他格局的一種體現。

  跟隨樊軍民二十余年的劉劍剛、馬秀芳、馬金萍、王維紅等玉雕師,如今都能獨當一面,紛紛成立了自己的工作室。其中劉劍剛和馬秀芳也先后獲得了中國玉雕大師稱號。

  從創業初期的一起啃馕,吃方便面,發不下來工資,到如今每個人都衣食無憂,有車有房,他們始終圍繞在樊軍民身邊,這不僅僅是一種人格魅力的體現。

  品德軒流傳下來一種工作習慣:不打考勤,可以根據心情選擇上班時間。除了發放工資,樊軍民還會對個人的貢獻,再次對獲得利益進行分配。這種看似無組織無紀律的管理模式,以及合理的分配方法,大大激發了每個人的創作熱情。

  樊軍民認為,雕玉不缺復制作品的匠人,缺的是有創作力的人。在沒有壓力、心情愉悅、充滿熱情的情緒下,創作力和靈感會及時迸發。千篇一律的玉雕作品無法給人帶來心靈的震撼,而用心創作出來的作品會帶給人美的享受。

  這種體悟,并不是輕易就能得來,樊軍民自己也曾走過一段彎路。他向記者坦誠:“我曾經整整一年多沒碰過玉雕機。”

  那是整個和田玉行業都曾經歷過的浮躁時期,樊軍民也未能例外。

  那時,正是和田玉行業高速發展的時期,忙于企業的經營,忙于各種應酬,像大多數人一樣,樊軍民也變得浮躁起來。

  馬進貴看到了問題所在,他私下里找樊軍民談心:“每個人的精力是有限的,你在玉雕業中非常有前途,不應該就此放棄,應該在年富力強的時候多創作作品。”

  一語點醒夢中人,樊軍民沉下心來,把重心重新放在了玉雕創作上,把企業交付給兄長來管理。自己更加專注于學習,從而全面地形成了個人的風格。

  需要傳承的東西

  在玉雕創作中撇去浮華,回歸本真,是難能可貴的,也是琢玉人應該傳承的。

  馬進貴眼里,樊軍民有著常人難及的胸懷——對徒弟無私傳授,關愛有加。

  馬進貴告訴記者,玉雕界有過不成文的規矩:“拜師三年,謝師三年,然后才可以自立門戶。因為師傅藏私不授,或者徒弟過早自立,或者利益分配不均導致師徒反目成仇的不在少數。”

  樊軍民不喜歡單純地定義師徒關系,他更認為這是一種朋友之間的信任與合作的關系,徒弟不是賺錢的工具,而是最親密的合作伙伴。

  幾乎每天,樊軍民都會抽出半天時間來指導學徒作品,有的時候迫于應酬忙到夜晚十一二點,他也會趕回工作室修改學徒作品。

  他會直接指出作品缺點,有時也會發脾氣,更多時候一支煙接著一支煙抽,不斷的拿筆在作品上勾畫。

  他告訴記者,面對每一塊玉石,自己也有缺乏靈感的時候,這個時候不能急。

  樊軍民追求一種極致,自己不滿意的作品,始終會攥在手中不肯交給主人。

  馬金萍,是新疆玉雕行業拋光領域首屈一指的人才,也是樊軍民帶出來的徒弟之一。

  馬金萍向記者回憶,因為不滿意一件作品的拋光,師傅也曾向她發火,因為作品是馬金萍所帶學徒拋光的,這讓馬金萍委屈的伏案痛哭。一個小時后,樊軍民再次把馬金萍叫到工作室,向她表示歉意。馬金萍也感受到了自己作為師傅應承擔更多責任,從那以后她對傳承的理解也更為深刻。

  不要風干了理想

  在樊軍民看來,每一個優秀的琢玉人,都應該在藝術創作的道路上,堅守自己的理想,做一個文化人,做一個價值人,不能因歲月的磨礪而風干理想。

  這種理想其實是每一個玉雕從業者個體的堆積,可以是徒弟劉劍剛“現實中的安身立命,理想中的與世無爭”;也可以是馬秀芳的“刪繁就簡、從容淡定”;或者是王維紅的|“創作者對理想世界的追求”;亦或是馬金萍的“對拋光藝術道路的堅定選擇”。

  無論哪一種理想,都是琢玉人對和田玉文化的一種追求。而這種對藝術創作至高境界的不懈追求,也是每一代杰出藝術家們身體力行的。

  所以,當26年前,樊軍民踏足玉雕界,如同每一個大致相同的青春勵志故事:一個青年才俊,小心翼翼地邁進了玉雕藝術的大門,從此開啟了一個燦爛的人生。我們也有理由相信,在未來的日子里,新疆玉雕界還將崛起更多人才,抱著各自堅守的理想,去改變新疆有玉無雕的傳說。

藏玉眾享二維碼

微信掃碼前往購買

400-168-6030
深圳市山石玉珠寶有限公司 版權所有 2017-2021 粵ICP備18007252號-2
三国杀手机版怎么查看排位赛赛季奖励